Retric
专业贴膜。
写了 319 篇文章
Blockchain 是一场噩梦
发表于 2018-05-05 12:25:30

今天早上醒来,看到朋友圈转的一篇文章《Internet 是一场噩梦》,内容是刘韧与李戎在 2000 年 9 月于北京中关村写下的《中国.com》序言。现在,我们正处于“区块链前夜”的语境里,重新读这篇文章,不难发现,里面记录的许多文字,其实和今天的时代脉搏拥有同一种相似的频率。

随手摘录一些文章里我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文字:

对比是残酷的。一度被看做中国国民经济象征的首钢,1999年9月在深圳股票交易所上市,股票价格在5元人民币左右,总市值111亿多元人民币;刚刚成立不久的 china.com,1999年7月在美国 Nasdaq 上市,股价一度冲到85美元左右,总市值超过36亿美元,是首钢的3倍。首钢拥有10万员工,china.com 有员工100多人;首钢是国家投巨资兴建的特大型企业,china.com 所拥有资产中价值最高的是 china.com、hongkong.com、taiwan.com等几个域名。比特的分量重过了钢铁。

china.com 是一家什么公司?在1999年8月进行的中国最权威的 Internet 调查中(CNNIC调查),china.com 以543票名列“用户推荐的优秀网站”第39位,第一名是新浪(sina.com),得票12 799张。由这组数据不难看出,china.com 完全算不上一个出色的网站,但它的市值就是可以和公认卓越不凡的联想一比高低。

不是 china.com、sina.com 们做得有多么出色,而是因为他们都是.com’s;不是 china.com、sina.com 们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com’s 本身就意味着迅速积累的财富、不可思议的传奇、摧枯拉朽的颠覆。搭上.com这班车,也就踏上了时代的快车道。

把最后一段话统统换成“区块链”,看起来毫不违和:

“也许今天我们看到的比特币、以太坊、EOS、TON,都只是 china.com ,不是因为它们本身做得多么出色,而是因为它们都是“区块链”,不是因为它们的能力有多强,而是因为区块链本身就意味着迅速积累的财富、不可思议的传奇、摧枯拉朽的颠覆”。

EOS 到今年 6 月底融资截止时,最终 ICO 规模可能接近 33 亿美元,而它的产品甚至还没有正式上线;Telegram 最近则刚刚推迟了 TON 的 ICO 日期,因为它已经从近 200 位私人投资者筹集到 17 亿美元了。

33 亿、17 亿,这在以前是两个多么难以想象的数字。

如果说 PC 之于实体行业是“比特的分量超过了钢铁”、互联网之于 PC 行业是“网络的价值胜过了单独的算力”——那么,今天我们很可能正在见证,区块链之于互联网所带来的,“共识与信任的建立,超越互联网简单的连接”。

区块链解决的是人类最基础、最基础的问题:如何组织人群的问题。但这其实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它靠近人类社会底层的灰色地带,仅仅只是谈论它,都难免让人忍不住去假想整座人类社会架构基石倘若崩塌将带来的混乱与恐惧。

但这一切的苗头,其实从互联网开始就埋下了伏笔:

透过 Internet,东方的员工白天工作一天,晚上将结果传到西方,此时正在白昼的西方员工正好接着工作,晚上再将结果传到白昼的东方,如此周而复始。靠着 Internet,人在哪里已经不重要,人的生物时钟已经不重要。这个例子不是设想和故事,而是正在进行的事实,它发生在印度和美国之间。

互联网让地球变小,让人们超越地理限制连接起来。但这只是粗糙、简单的信息连接,它没有任何深度的协作机制和组织能力。即使地理限制不存在了,人们依然存在许多许多其他方面的限制。印度人和美国人可以昼夜连接起来工作,但问题是:没有某一个固定的机构或者公司,美国人和印度人彼此可以互相信任、完成工作的接力吗?

在互联网的初期,我们也遇到过类似的阻碍。而且,这个障碍不来自于公司与机构,而来自更上层的国家外交策略与国际政治关系:

在中国 Internet 发展历史上,发生过两件意味深长的事:

一件是,1992年6月在日本神户举行的INET’92年会上,中科院钱华林研究员约见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国际互联网部负责人,讨论中国正式连入 Internet 的问题,但被告知,由于网上有很多美国政府机构,中国接入 Internet 有政治障碍。

另一件事发生在1993年3月2日,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接入美国斯坦福线性加速器中心的64K专线开通后,美国政府以 Internet 上有许多科技信息和其他各种资源,不能让社会主义国家接入为由,只允许这条专线进入美国能源网而不能连接到其他地方。

这些限制与阻碍,是互联网无法解决的。

但今天,“共识”和“信任”,这两块人类组织形态里最重要的基石,第一次被区块链撬动了。

任何噩梦般的技术,归根到底都是消解权威的技术。

区块链技术消解了几千年来通过中心化构造组织方式的权威,把「共识与信任」像「比特与信息」那样做了“去中心化”和“平权化”的分发。它手里运用的武器叫 Token 。

现在,我们拥有繁荣乐观的经济泡沫、我们也有噩梦一般的意识恐惧。

但不管如何,那些觉得区块链技术可笑和不觉得可笑的人,都可以翻开下一页,进入到事实部分了。

(完)

本文首发于橙皮书


专业贴膜。
写了 319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区块链的出路:在“去中心化”协议上搭建“中心化”应用?
从成本出发,Token的价值该如何衡量?
MakerDAO 连续加息:目的、政策效果、去中心化货币市场的影响
黄金和比特币:谁更适合价值存储和机构投资?
当我们聊DeFi时,我们在聊什么?
硬核访谈 | “寻找代码的圣杯”——程序能证明自己没有 bug 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