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
digital nomad
写了 80 篇文章
年轻CTO眼中的行业现状:其实我们一直在进步
发表于 2019-12-22 14:29:50

这篇文章的作者是一个东京大学的地球物理博士,他叫吴逸飞,今年28岁,在一家区块链公司做CTO。我们第一次认识是在今年十月份的柏林区块链周,当时一行四个朋友在路边的西班牙餐厅吃饭,可能是天气特别好,或者红酒喝多了点,席间聊的话题非常清奇,就这么熟了起来。

这个行业里年轻人很多,大家聚在一起,时不时会聊聊类似“区块链要向何处去” 的话题,但是通常只是聊聊。

吴逸飞不一样。有一次周报我写的有些沉重,他读完就专门记了一个小本本,找我聊他的看法,我建议他整理成文,于是有了这篇文章。

面对新的复杂系统,一个普通人可千万不要太自信,注定是要盲人摸象的。不过我们可以互相多交流下摸象的心得,以及换一个角度多摸一摸:)

从2018年初比特币价格暴跌算起,弥漫在区块链从业者间的消沉气氛已经持续有近两年。近来似是而非的牛市苗头更加重了这一消沉。行业的信心不足导致资本收紧,投资人对项目的考察更偏向于落地;然而比特币白皮书发布十年之后,真正的落地还是寥寥无几,使人更为迷惘。尽管阴霾如是,但如果放长眼光,不把Token看作一夜暴富的工具,也摒除公链原始主义,而关注行业大趋势的走向,我们还是可以看到不少行业在进步的标志。

首先,国内联盟链开始进入落地阶段。两年前我参与过一些联盟链应用场景的讨论和设计。说实话,当时基本处于白纸阶段,说得刻薄些,比白皮书也好不到哪里去,甚至业务负责人自己可能对区块链理解也不深。转眼到今年四月,北京互联网法院链首个基于区块链天平链的判决出炉。截止九月,可与天平链跨链对接的百度超级链的存证数据已经过亿。腾讯的发票链在深圳试点,一年内开出600万张区块链发票。而蚂蚁金服的蚂蚁双链通在试点中,将小微企业的帐期从原来的3个月减少到了1秒,可以为供应链金融赋能。

有不少人会觉得,联盟链算什么区块链呢?一两年前我也会这么想,对它嗤之以鼻。但现在我觉得,虽然这些企业联盟链和中本聪所构想的那个世界确实相去甚远,但它们的本质其实就是在借助区块链透明可信不可篡改的特性,加速业务电子化和平台标准化。尽管对于老百姓来说几乎是无感的,但看到这些陆陆续续落地的案例,我坚信这些进程对改善我们生活的实际贡献和巨大潜力是不可否认的。随着近期国家提出要大力发展区块链技术和创新,联盟链的落地应用也必将在接下来的几年时间内进入一个黄金阶段,而这一部分的从业者也终于得以扬眉吐气。

而放眼国际,Libra的入场在我看来将会是整个行业里程碑式的事件。众所周知,从Github代码仓库的收藏数量和民众的热烈讨论来看,Libra确实对区块链在程序员和市民中的普及会起到持续作用。我也同意Facebook这样实力雄厚的公司将花费大量的人力财力去试图使Libra合规,相当于免费当我们这些“散兵游勇”的开路先锋,效果一定拔群。

但更加重大的意义在于,Libra的入场标志着继自下而上的社区力量和国家/金融机构之后,私人公司开始涉足货币发行。哈耶克在《货币的非国家化》所提到的场景,不仅仅已经被比特币近似开启了,还更有可能在Libra所引发的浪潮中走向正面战场。

我们看到,仅仅是Libra计划的公开就使得原有的均衡被强制打破,各国央行都不得不讨论并采取实质性的措施进行应对。比如,英格兰央行的行长Mark Garney之前就表示,美元替代品最好是由各国公共部门(而不是私人部门)的联盟所发行,针对Libra上市英格兰银行也已经制定出新的法规。而欧盟则认为欧洲中央银行推广公共数字货币是更好的选择,将对Libra等采取强硬措施。

自上而下的潘多拉魔盒(又抑或是希望之门)已经被打开,而自下而上的尝试也呈现出繁荣昌盛的景象。有不少人最近参加几个会议,发现好多看不明白的东西。

比如说各种形形色色的DAO。看到Web3的Ryan Zurrer离职去专心从事DAO,一些投资人的第一反应是得去请教下他DAO有啥值得去搞,看不懂嘛。

又比如各种形形色色的Dai。仿佛一夜之间,忽然就冒出了cDAI、rDAI、gDai,甚至还有WeiDai。活动也是十分频繁,一会来个WTF系列,一会又是DAOfest。玩转概念已经跟不上他们的思维,吓得我看到币安关于DAO的研究报告就像读到了救命稻草。更不要说技术领域,一会这个扩容方案,一会那个共识协议,一会又是什么跨链。

早期接触到以太坊的许多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什么鬼?”。谁知道,看不懂DAO和Dai的我,就不是当年看不懂以太坊的人呢?

正如凯文·凯利所说,混沌是创造新事物的最佳起始模式,新事物新组织会从这混沌中自下而上涌现出来。那我们能做的就是在混沌中坚持探索,确保多样性。近期参加的一些密码朋克圈的聚会让我坚信,自从比特币诞生以来,这些混沌中的探索在不断地增加。理性告诉我,黑夜虽然可能还是漫长的,但黎明会更快到来。

最后,也是我们从业者最需要清楚认知的一点是,整个行业正在逐渐摆脱野蛮生长,往正规化发展。币圈一开始吸引人,还是因为很多人觉得这是一个颠覆常识的地方:梦想可以价值千万美元,屌丝可以一夜逆袭。

其实太阳底下哪里有什么新鲜事。看看60年代的电子热(tronics boom),80年代的高科技新股热和00年代的互联网泡沫,你会看到那些年代的ICO,你会看到那些年代的长岛区块链集团(Long Blockchain Corp),你会看到那个年代的各种充满着梦想的空气白皮书(有兴趣可以参考《漫步华尔街》)。

现在,正儿八经的链圈资本们似乎开始不再为梦想和滔滔不绝的口水买单。传统资本的逐渐渗入,使得项目落地变得越来越重要。部分资本开始明确表示出对股权融资的偏好。简而言之:一个空手套白狼的时代已经变成了传说。

在这一正规化进程中,我看到了像万向区块链生态这样的强大正规军。两年前我在万向区块链实验室的时候,感觉整体还处于探索阶段。一晃两年,实验室应用方面在汽车供应链金融、整车物流等领域已经有所落地。而在研发领域更是达到世界领先水平:共识、密码学、跨链、经济学等多个领域都有顶级人才布局,而且大家都是精神气十足。今年的万向区块链峰会在保持主会场一如既往水准的同时,还吸引了大量周边的Meetup,使得区块链国际周这一名称变得更加当之无愧,在国际上也绝对是一流水准。

伴随正规军,自然而然就有了黄埔军校。人才在正规军中茁壮成长之后,肯定有一部分人会向各个领域四散开去。万向的朋友半得意半开玩笑地和我说:“你看,从万向区块链出去的人怎么也得是个CTO。”这无疑让我联想到了撑起后来硅谷一片天的仙童半导体公司。

其实仔细审视一番,你会发现整个行业是在全方位进步的。我们之所以惆怅,也许仅仅是因为我们的眼光太局限:我们只看到公链的现状,我们只看到当前Dapp的落地情况,忽略了这些其实只不过是Web3.0历史进程(或者是某个更宏大的历史进程)中的一部分。而Web3.0可能需要5到10年才能初步实现。MakerDAO就是做到现在这个用户量,也兢兢业业花了四年多的时间不是吗。这一切都需要时间。

同时,我们也越来越醒悟到,等待韭菜的只有镰刀,要取得成功可能还是得靠规划和设计。当江湖开始出现大帮派,当朝廷也开始涉足江湖时,将来还有多少人会记得,曾经有个我等浪人都能一夜“轻松”改变自己命运的时代呢。


digital nomad
写了 80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如果作恶没有惩罚「DAY ONE」
Fred Wilson:为什么我不同意巴菲特与查理芒格对比特币的看法
RideCoin:对司机更公平的打车链?
笔胜于剑——比特币白皮书的印证
麦肯锡最新报告:区块链现在最大的价值在于降低成本
DeFi这一年:留给其他公链的时间不多了|预言家周报#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