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风风答
在无趣和有趣之间徘徊。
写了 12 篇文章
2019没有新交易所,只有赚差价的中间商
发表于 2019-07-30 15:10:38

东三环再无「公关名媛」这篇文章刷屏的时候,Mary刚跟一个项目方聊完上币策略的事情。

“努力不被新浪潮拍死。”

Mary花30秒瞟了一眼文章,附上转发语。她投身的新浪潮行业就是区块链,目前正在经营一家交易所。

在投身区块链新浪潮前,Mary差点就被“效果投放”、“新媒体”的浪潮拍死在广告行业,融到大笔钱的互联网新贵们,相信头条不相信蓝标,这对于刚刚毕业不久加入的Mary来说,直接反应是公司不景气,上升空间被挤压的非常严重。

2017年的1co让她加到了人生的第一次杠杆,不过不是靠梭哈,靠的是广告人的勤奋。

起初了解1co的时候,Mary并不敢放钱进去,当时她所在的广告公司已经拿不到乐视的尾款,而那些项目的白皮书还不如她在公司给贾会计画的PPT。

但渴望摆脱“北京折叠”的Mary并没有因此而错过它,Mary“画PPT”的能力马上就展现出来了,起初她在自己的小号上给一些已经融资完成的项目免费画饼,来自4A公司扎实的功底一下就吊打了劣质白皮书,于是一堆项目找上们来,再加上此前的媒体策划能力,Mary拿到了很多免费的筹码。

18年前半年的Mary体会到了当年「公关名媛」在东三环的快感。

好日子总是过的很快,新的“Mary”开始进场了,过去N家Agency为一个项目挤破头的事情在新的行业开始发生,同时数字货币市场开始快速下滑,各家Agency虽然给外部的报价都在数字货币层面没有做变化,但是法币的“减半行情”已经让Mary开始有点受不了了。

此前Mary为了扩大自己的经营带宽,招人组建了自己的团队,同时花了不少时间和金钱跟各大平台把关系打通。在市场好的时候,这些成本都可以快速的Cover掉,而在18年下半年,她的团队开始在温饱线徘徊。

不过,聪明的Mary总是能找到自己的路子,或者说她天生就是那个给淘金者卖铲子的人。

18年年初很多找到Mary的空气,在18年下半年的时候开始找Mary要交易所资源,买了大量空气的韭菜已经没有信仰了,他们需要赶紧割肉充值法币信仰。

但主流的交易平台已经向这些空气关上了门,小平台则在交易挖矿中挣扎。

于是Mary开始盘算自己做交易所的事情,在Mary眼里,交易所就是新的Agency,而且在收费模式上,一定程度上做到了没有中间商赚差价。

不过交易所确实有一定产品和技术的门槛,本来Mary是采用大部分小交易所都在用的公版,价格也比较合适,但是后来听说一出漏洞都凉凉,让Mary开始犹豫要不要再把成本弄高一点,找团队自行研发。

Mary维持住了她的好运气,在一个会上她碰到了一位也在做交易所的老哥,这位老哥的产品自行研发的,于是就咨询了几句,没想到老哥并没有抗拒Mary买自家代码的提议,还建议Mary可以先去找个靠谱的钱包工程师。

于是Mary的交易所在一个月后顺利上线了,上半年接触到的空气币开始排队上门,而且Mary还跟主力平台的上币团队打好了关系,你们不要的空气币,可以直接介绍过来,允许他们做重要的中间商。

时间来到了2019年春天,市场开始回暖,IEO和资金盘开始流行,人民想念的山寨币以另外一种方式回来了。

Mary平稳的度过了寒冬,但并没有抓住这两波春天的机会。复盘反思下来,Mary认为自己是卖铲子卖习惯了,17年把流量卖给项目,18年给项目提供交易场地。

而到了19年,比特币独涨,山寨币全趴着,项目方说需要一个“涨”的项目,Mary开始感叹这届项目方不行,居然开始要项目了。

但Mary很职业,既然市场需要Agency自行操盘,那就操盘,开盘你想三倍,那就不可能是2倍。

有时候停下来的时候,Mary会想,卖铲子怎么越卖越累了,我这好歹也是个交易平台啊。

当然,她心里也清楚,交易平台只是安慰自己的心理暗示,毕竟人民需要的是山寨币,而山寨币需要她这样的Agency。

你问比特币?

当Mary的产品用户都需要了,未来Mary就失业了咯。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果跟哪位Mary撞车了,纯属意外。



风风风风答 查看主页
在无趣和有趣之间徘徊。
写了 12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预言家周报#31:假如长安不缺纸,如果转账不花钱
百亿美元的泛PoS生态:哪些问题需要我们认真考虑?
两种layer2扩展方案:详解「状态通道」与「Plasma」的优缺点及其攻击模型
Chia:发明 BT 下载的人,想用新的共识机制,解决比特币电力浪费和矿池中心化的问题
如果真的可以在公海上自由建国,需要遵守怎样的准则?
Chris Dixon:我为什么对比特币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