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althinkbit
签名这里我没什么想说的
写了 19 篇文章
股份制公司创造了世界主要的财富,加密网络会是下一个吗?
发表于 2019-05-05 16:04:58

本文想讨论的是加密网络作为工具,当它作用于现代公司治理时,其可能的作用是什么?

对于这个问题,其实区块链行业展开过很多想象和讨论,比如通证经济,比如SEO。本文则只是把近期读到的几篇有相关内容的文章汇集整理在一起,并且增加了一点个人理解。为了阅读体验考虑,下文并没有把对主要的三篇文章的原文部分单独引用。我非常推荐读者单独去阅读这些文章,去提取自己的观点。相关链接见文末。

先来看最近发生的两起热点事件:

1、996ICU,体现了员工对于工作时间过长的不满,是员工和企业的冲突。

2、奔驰女车主维权,是顾客对车辆服务的不满,是顾客和企业的合作伙伴(经销商)的冲突。

事实上,企业,员工,顾客,股东,利益相关者,这几方之间往往存在着高度复杂、相互制衡的关系:

大多数时候,对和错是只是站在不同角度问题,或者说是比例问题。我们感兴趣的问题是:当法律,舆论约束,商业规则都不足以解决问题时,是否存在更好的组织框架?或者以更低成本解决问题的框架?

在开始讨论之前,我们需要认识到的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和存在的问题相比,好的产品和服务仍然是最稀缺的,这也就是即使那些头部企业真的有996,996ICU也更多只是抱怨,即使有一辆奔驰真的没出门就漏油了且服务并不好,也不耽误奔驰仍然是好车。

因此相对来说,在整个生态中,好公司仍然握有话语权和决定权。真正把这些产品服务和业务模式带到市场上的是以创始人/管理层为中心的组织主体。公司制仍然是商业社会发展的最大公约数。我们看到了很多尝试为公司制进行优化的工具和方法,包括:

  1. 形态上的变化:公社,合作社

  2. 通过国家机器:立法

  3. 通过舆论:互联网时代的自媒体/媒体

那么,为什么认为加密网络看起来是更好的选择?

1. 过去,现在和未来:从合作社到加密网络

人类社会从来不缺乏对更好组织形式的尝试,合作社就是其中的一种。合作社的定义是

日内瓦国际劳工组织(ILO)的劳动合作专家Emmanuel Kamdem对瑞士资讯swissinfo.ch说:“只要人们联合在一起,以民主为基础创造价值,并对财富正确地进行分配,那我们就可以将其称之为合作社”。

不难看出,合作社和公司的主要区别是 1)合作社是小商户的联合 2)合作社是有一定价值观取向的。不仅是经济形势,也是一种把市场逻辑和社会责任连接,重在休戚与共。

现代市场经济中,毋庸置疑企业的组织形态主要是公司,但实际上合作社依然大量存在。2012年被联合国定为国际合作社年。国际劳工组织的资料显示,世界范围内,合作社所提供的工作岗位要比跨国集团企业多20%,像瑞士这样的国家,其私营企业内的最大雇主都是合作社。

合作社很重要的特点是成员通常既是"员工",又是"投资者(股东)",还是"消费者"。

例如,Arizmendi Pizza是一家合作社,所有比萨饼制造商也经营和拥有这项业务。美国登山爱好者组成的消费型组织REI也是一家收入为29亿美元的消费者合作社,消费者也可以通过购买行为获得分红。再比如是美国的很多互助保险,投保人就是公司的股东,年底时凭借保单就可以参与保险公司的利润分红,即有了保障又降低了投保成本。

而且合作社的目标不一定是利润最大化,一般来说,当合作社成员在价值观上保持一致时是最容易成功的,因为他们会为了共同的利益去聚集资源,实现规模经济,并且有意识的避免反竞争和避免榨取用户。

那么合作社的问题是什么?文中列举了三条。

  1. 创办初期,冷启动困难,需要找到有共同价值观的成员进行投资;

  2. 合作社和其他竞争者相比,资金往往不够充裕;

  3. 合作社因为要确保其成员的多元价值观能够得到准确的表达和维护,同时保持运营效率,治理起来的复杂程度要远超普通企业。

加密网络则有点像合作社 2.0版本。你可以先是投资者,买入,又是员工,投入时间/技能/资本到运营/开发, 同时还是消费者。

加密网络正在开创一种新形式的“合作资本主义”。 借助信息网络中的开源代码,共享状态,自动化“智能合约”和全天候国际市场等等工具,加密网络能让参与者找到彼此,共享信息和实现协作 。通过对软件中持续合作的承诺进行编程,加密网络可以随着规模的扩大不断的维系这种信任。

加密网络的另一个优势体现在增长方面:公平对待用户的网络可能更容易和实现成本更低的发展。早期参与者能从自己对网络的贡献中受益,因此他会主动去推动整个网络的发展。

2. 股东,利益相关者,顾客,谁更重要?

当企业特别是科技企业在社会和经济事务中越来越重要时,被很多人经常提起的一个基本问题是,公司存在只是为了最大化股东利益吗…… 还是董事会也应该慎重考虑ESG (环境,社会化和治理)等更加宏大的社会责任问题,特别是当二者冲突需要做出决策时?

a16z的合伙人Scott Kupor,在硅谷从事科技创业和投资多年,他的观点是"很多运营良好的伟大公司最终认识到,这两件事其实是可以同时兼顾的:最大化长期股东利益,同时优先处理对于广泛的人群来说重要的事项。不仅可以同时兼顾,而且不需要立法来赋予顾客权利。"

美国的政治家们曾经试图立法去解决这个问题:

但 Scott Kupor认为"股东"和"利益相关者"首先是一个错误的二分法。对于一家好公司来说,这两个原则从来不会冲突。好公司很早之前就认识到,最大化股东的长期利益首先需要理解顾客,员工和其他利益相关方是如何决定是否要和企业合作的。这决定通常是基于企业是否尊重他们的优先级来判断的。实际上,利益相关者深入且持续性的参与,往往可以转化为更大的企业利润,从而推动股东的长期利益。

我对此理解很简单,企业成长和人性一样,短期快乐的(利润至上的),长期很可能痛苦(有代价);短期痛苦(做正确而困难的选择),长期则更可能获得收益(社会奖励)。

如果企业管理得当,能够通过良好决策、治理来平衡利润目标和目的,那么,“利益相关者优先”就可以强化为“优先”,并且二者都屈从于顾客优先的原则。

但考虑到这些利益相关者自身的出发动机可能是互相竞争的,这真的可能吗?

企业的存在,都是通过他们的产品和服务提供给顾客。没有顾客 -》就没有市场 -》企业就不能生存(至少会没有补贴或现金流)。并且顾客(那些在资本经济中进行选择的人)可以用自己的钱包来投票。不喜欢?就可以走人。这就是为什么通常品牌抵制风潮要比立法来改变事情要更加有效。

加密网络则是一种新的建立在"社区公有和数字化服务运营"的方式。更具体的来看,让我们想象一家业务类似Airbnb,但是完全建立在加密网络上开发的公司,如果通过区块链结构进行建立,新的组织实体可以把代币作为运营者(或者矿工)的奖励机制来确定网络的参与者(房东,评论等)交易的准确性。如果这个组织成为成功的生意,那么代币的价值可以相应的增加。

因为加密网络并不依赖于中心化企业的良好行为,而是通过去中心化的网络/社区用户,运营者,维护者和其他人进行治理的。他们创造的价值可以通过不同方式累积给任何参与者。

这个机制的关键是:

在这种意义上,加密网络可以成为一种使更多人能获得资本、财富和治理发言权的民主化终极工具。不仅可以用于公司组织本身,对用户自己身份和数据的所有权来说也是如此。

对于企业建设者和开发人员来说,除了用户和维护者,这种机制还会产生其他收益。我们相信这样的加密经济有助于解决网络自举问题: 

所有这些都是通过公开代码建构的(和企业私下决定相反)。

Scott Kupor的观点相当简洁清晰:1)当利益冲突时,顾客>利益相关者>股东 2)加密网络是资本,财富和治理发言权的民主化终极工具。

3. 作为资本的加密网络治理

Placeholder的Joel Monegro则认为,本质上,资本是一种权力,用以配置社会系统的经济资源,其价值是“这些资源中,有多少可直接转为持有者利益”的函数。这种理解揭示了“作为资本的加密网络治理模型(cryptonetwork governance as capital)”的内在价值,并帮助我们将具有治理权的代币理解为新类型的资本资产。

Joel Monegro所绘制的加密经济循环模型能够帮助我们更好的理解:

加密经济循环模型

该模型描述了一个三方市场:矿工(供应方),用户(需求方),投资者(资本方)。矿工选择加入该共识协议,并协调其资源,以去中心化方式提供网络服务;用户消费服务;投资者资本化该网络(capitalizing the network)的同时,促进交易。

这些群体,使用网络自身稀缺加密货币或代币,相互交换价值。这些互动包括,矿工 - 用户关系,投资者 - 矿工关系,投资者 - 用户关系。它们描述了价值的抽象流动,这种流动,除了两人之间的直接交易外,它还可以采取许多形式。

加密网络信任的两大支柱是其加密经济和治理模型。加密经济模型定义了系统的“规则”(工作单位是什么,用户如何支付,矿工如何得到报酬,代币供应模型等),治理模型则定义谁有权改变这些规则,以及在何种条件下可以改变这些规则。

如果资本是配置经济资源的权力,那么改变加密网络规则的权力形成了它的资本。当这种权力采用代币形式时,它可以被市场交易,定价和建模。

Joel指出代币同时融合了资本和货币的功能,而资本功能是长期价值的驱动力。当资本在加密经济模型中流转时,相关各方都因为代币作为资本的存在,不仅仅会关注短期价值,也会注重长期价值。在加密网络中当然存在大量投机者/短期投资者,他们为代币创造了流动性,如果加密网络存在价值,就不必担心缺少足够的用户和长期投资者。

从模型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投资者和用户相对于股权经济,能够更好的制衡公司主体,因为公司的功能已被分解,可能是矿工/开发者/基金会这样的构成,其中很重要的部分不再是属于公司内部,这会带来更多管理和沟通成本吗?也许通过自由市场的调节,部分问题就会得到解决。目前并没有一个很确切的答案。

在这篇文章中,我看到了加密网络可能存在普适性,即很多情况下,在公司的业务和产品形态上,并不适合使用区块链作为底层,但加密网络作为一种组织架构,其适用范围可能远超过区块链技术。

4. 总结

  1. 能够看到资本主义和商业社会发展过程中,加密网络有很坚实的需求和清晰的路径。

  2. 未来的一种可能是,最好的公司选择了加密网络作为治理模式,从而带来羊群效应。但就像Kindle并不能使纸书消亡,仍然有大量的股份制,私有制公司的存在。

  3. 加密网络可能存在普适性。

回到文章开头所提到的996和奔驰售后事件,如果把涉及到的公司想象为运行在加密网络上,问题在一开始会发生吗?结果会更好吗?

首先,996的开发者如果属于公司编制,其工作时间长度并不太容易直接通过代币来调节,但如果不属于公司编制,只是开源的开发者,则可以通过工作量在市场上调整其工作时间。说到底这是一种双向的选择。

如果奔驰车的所有经销商,用户和股东存在于同一个售后服务的Layer2的链,公开的服务数据是否能让投诉很多的经销商出局?新的竞争者能否通过分叉用户数据而获取竞争权利?通过提案方式能否让更多人投票应该如何处理事故,而不是仅仅由经销商或者厂商的某几个高层决定?

我认为答案是未必,因为浮出水面的永远是少数,如果用处理社会热点的单件事务成本去处理大量的同类事件,对资源的消耗是惊人的。但有一点是明确的,当对奔驰商誉有损害时,如果意外对持有奔驰代币的所有人都有损害时,也许更多利益相关者就会采取有利于长期利益/社会责任的行动。

5. 链接

本文大部分内容有以下3篇文档构成。

  1. 过去,现在和未来:从合作社到加密网络

    作者 Jesse Walden (a16z)

    https://a16z.com/2019/03/02/cooperatives-cryptonetworks/

    https://orange.xyz/p/336 翻译Jessie213

  2. 股东(shareholders) 还是 利益相关者(stakeholders)谁更重要? 不:是顾客 (Customers)

    作者:Scott Kupor (a16z)

    https://a16z.com/2019/03/21/esg-shareholders-stakeholders-profits-purpose-cryptonetworks-nature-of-firm/

  1. 加密网络治理成为资本

    作者: Joel Monegro (placeholder)

    https://www.placeholder.vc/blog/2019/2/19/cryptonetwork-governance-as-capital

    https://biweilai.com/posts/6599 翻译 吴婧


realthinkbit 查看主页
签名这里我没什么想说的
写了 19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加密无政府主义往事:枪支、代码与言论自由
庄家小扎
想要从零开始理解MakerDAO?这篇文章应该是最佳选择
在个人IP token 化这件事上,直播可能是最好的试验田
40年前的协议战争,对区块链有什么启示?
一次坠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