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ric
专业贴膜。
写了 251 篇文章
比IEO更有趣的新模式:利用uniswap创造一个自动定价的空投市场
发表于 2019-03-23 20:36:05

区块链带来了许多新的模式。当然,其中很多未必都是好的,但有一些还是可以看看,也许能产生不同的启发。

比如“空投”这种模式就很有意思。对一个产品来说,空投就是一种很有创意的冷启动方式。一个产品(一种币)竟然可以利用其他竞品(另一种币,比如ETH)去完成自己的冷启动,这在以前挺难想象的。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无需许可的开源协议。

不论是 ICO 还是空投,本质上都是关于 token distribution 的问题。这里面其实会直接或间接地牵涉到代币经济模型,也会关乎到社区治理模式。同时,token初始的分发方式往往也会揭示一个项目、一个团队的诸多额外信息。

去中心化的社区是区块链的基础,而 token 作为一个社区最重要的推动燃料,它的分发当然也应该去中心化。创始团队应该尽可能把 token 散发到更广的人群里去,只有这样,才能创造一个更加去中心化的有活力的社区。

怎么把币分散到更广的人群,找到潜在的社区用户,这是空投和 ICO 原本应该完成的任务——只是很不幸,它们最后都变成了骗子团队试图割韭菜的不良手段。最近很火的IEO究竟算不算一种新的模式,它能产生多少可持续的新价值,这也是一个有待讨论的问题。

这篇文章回顾了区块链社区里几种有意思的空投模式,其中既有livepeer充满创意的挖矿空投,也有最近刚提出的新模式——“流动性空投”,利用uniswap的自动做市商算法,巧妙的为空投token创造流动性、给予初始定价。

希望这些案例能为你带来一些启发。

1.0 版本的空投

1.0版本的空投很简单,就是随机往以太坊地址上送token。用户往自己钱包上一看,发现突然多出了一个从来没见过的币种,可能好奇下就会去了解下这是个什么币,甚至尝试使用下这个币。

如果要对比互联网世界的话,1.0版本的空投可能有点像垃圾电子邮件营销,因为都是基于开源协议,所以只要知道了用户的地址就可以往里面发东西,传播自己的新产品。

这套简单粗暴的方法最后被认为是无效的。就像今天的垃圾邮件,人们很少打开它们,或者已经习惯性忽略了这些垃圾广告。很多人对自己钱包里新增的空投币也无动于衷。

于是,开始有人想出新的空投模式,特别是那些主网上线日期已经越来越近,之前已经做过私募但对现在的公募又比较紧张的项目。

挖矿式空投

Livepeer就尝试了一种叫做Merkle mine[1]的空投模式[2]。

Livepeer[3]是在2017年3月宣布[4]的,当时的大环境还是很多项目方随意空投 token、疯狂搞 ICO 圈钱的背景。Livepeer的创始人觉得,这样盲目做 ICO 不太可能真的产生一个蓬勃发展的社区。于是他们就设计了一个叫做 merkle mining 的空投方案,用来模拟以太坊链上的 PoW 挖矿。

Livepeer(LPT)是一个用来实现去中心化的视频转码协议,主网于2018年5月上线,此后团队一直在继续迭代。他们希望通过 merkle mining 这种模拟挖矿的方式来更好的分发LPT的token,让拿到token的人真的能形成一个真正参与价值创造的有活力的视频转码社区。

merkle mining 是怎么运作的

merkle mining 的具体算法比较复杂,这里我们只做一个简单的概要介绍。

它的玩法大概是这样:

在某一个特定的区块高度,Livepeer 团队会给以太坊区块链拍一个快照。在这个区块高度内,任何超过 0.1 ETH 的地址都有权获得高达2.44 个 LPT 的 token。这种方法有一个最小成本,因为以太坊地址的持有者需要往链上提交一笔交易并支付所需的gas费。地址的所有者有86天的时间来申领获得的LPT。3个月结束后,所有无人认领的token会汇集在一起,平分给所有人。

merkle mining 有点类似于 PoW 挖矿,但它的挖矿不是去算一个满足条件的哈希值,而是让矿工生成一个 merkle 证明。证明什么呢?证明在某些区块高度内,某个特定的以太坊地址,位于至少拥有 X 个 ETH 的地址集合中。Livepeer团队提供了一个开源的工具,让任何人都可以轻松生成这些证据。同时,每个 merkle 证明的计算是确定性的,可以提前计算,并且不需要消耗大量算力。

merkle mining 迫使参与的矿工需要承担以 ETH 计价的成本,因为 merkle 矿工必须在以太坊网络上支付gas费来存储这个证明。储存是以太坊上至今为止最昂贵的资源,因此 merkle 矿工通过支付以太坊矿工 ETH 的形式,产生了挖矿成本。

这套模式最后的结果怎么样?

经过 68 天的 merkle 挖矿之后,Livepeer 的矿工们于2018年10月2日结束了这次空投。

矿工们总共花费了2048个ETH,以当时的价格(230美元/ ETH)算,大约为470000美元。

所有这些ETH都以gas费的形式支付给了以太坊的矿工。

好处

虽然 LPT token 的投放最终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分散化,但这的确是一个有意思的空投模式。首先,它完全没有 ICO 的监管风险,而且完全是无需许可的、全球性的,可以在任何计算机上执行(不需要特殊的硬件或大量资本的支出)。

对于layer-2的token来说,这是前所未有的一种方式。有史以来第一次,所有关心Livepeer愿景的人都可以使用Livepeer团队提供的免费软件,用自己家里的电脑去挖矿获得 LPT,而且在这个挖矿过程中,你不需要向任何人透露自己的身份,或者得到某些人的许可。它真正实现了比特币挖矿的原始精神——任何人都可以在家里挖矿成为了现实。

而且,因为 LPT 是一个工作类token,这意味着 LPT 不是用来支付Livepeer网络中的服务的,相反,想要为Livepeer网络提供转码服务的人,都需要拥有LPT才有权为这个网络工作,他们工作完之后别人是用ETH向他们付费的。

鉴于LPT的目标用户是那些想要提供转码视频服务的人,merkle mining 这种模式就是一种非常完美的方式,可以鼓励想要提供服务的人自荐,同时让那些想要炒作的投机者自觉退出市场。

坏处

当然,这种方式也有缺点。在 Livepeer 进行 merkle mining 的最后一段时间,用户们在以太坊网络上消耗了超过30%的gas,于是很多人就抱怨,因为他们的举动,整个网络的gas价格都上涨了。

虽然这是一个缺点,但这还是一个小问题,毕竟以太坊网络本来就是一种无需许可权的抗审查的世界计算机,它依赖于自由市场的经济学。反驳这一点,有点类似于为审查做辩解,可能违反了以太坊的精神。

类似 merkle mining,其他团队也开始试验了各种各样基于工作量证明机制的空投模式。

Edgewere尝试了一种叫做lockdrop[5]的空投,用户如果想要拿到 EDG 的 token 就需要把自己的 ETH 锁到一个智能合约里面进去,锁一段时间之后,拿到空投 token 就可以把 ETH 再拿回(这种方式相当于用户牺牲了一部分的 ETH 流动性,因为原本这段质押的时间是可以拿去锁在 Compound 或者 Dharma 上做借贷赚钱利息的)。DxDAO据说也在打算尝试类似的空投模式。

流动性空投

除了这几种空投模式,最近还看到一个有意思的想法:https://tokeneconomy.co/liquid-airdrops-6df03114e172。这篇文章的作者提议了一种利用uniswap做流动性空投的新模式。[6]

“流动性空投”是怎么运作的

比如我们打算空投一个叫做XYZ的token,需要做这么几件事:

1、首先,需要把所有要空投的 XYZ token 全部锁进一个智能合约里面。

2、这个智能合约规定了一个固定的“贡献时间”,比如一个月,在这个月的贡献时间内,任何人都可以往里面打ETH。一旦贡献时间到期,合约停止接收ETH。

3、停止接收ETH后,合约会把自己拥有的 XYZ 和 ETH 全部拿出来,利用这两个币在 uniswap 上创建一个 XYZ/ETH 的交易对。也就是说,合约现在成了这个交易对的流动性提供商。

4、之前往这个智能合约打过 ETH 的用户,也就是所谓的贡献者,可以随时从 uniswap 上拿回自己的 ETH 和等比例的 XYZ。如果不提现,也可以继续放在 uniswap 上,享受 XYZ/ETH 这个交易对的分红。(uniswap会把全部交易的0.3手续费按持币份额分给流动性提供商)

有趣的地方

这种空投模式最有意思的一个地方,是它为空投的token提供了自动的价格发现机制。 token的价格市场不需要通过售卖token或者提前设计一个联合曲线模式(bonding curve)就可以建立起来。

在贡献期间,智能合约接收到的ETH本质上就自动为空投的token以ETH为本位做了定价(当然这里可能会有一个潜在的风险,就是贡献期间这段时间内ETH本身的价格波动)。通过这种方式,token也可以发起多期的空投。第一期结束后,第二期、第三期的空投都可以在第一期的价格基础上递增或者递减。

第二个有意思的点是,它提供了即时的流动性。 通过uniswap上的交易对,想要买卖token的人马上就有了流动性,可以立刻进行交易。从这个角度来说,这里面的博弈会非常有趣。

作者把这个想法跟业内一些人分享之后,很多人都提出质疑:在这种模式下,会有很多人尽可能把自己贡献的ETH份额最大化,以此来拿到最多的空投token。但对这类人来说,如果他后面想把这些空投token全部卖掉赚取收益,那他首先就需要从市场上把最大部分的流动性提现出来,那对交易市场来说,少了最大部分的流动性,也就没有人可以消耗掉这些token的卖单了。

比如这个人可能占了智能合约里99%的ETH,那他想要卖掉99%的token,最后交易市场里最多就只能消化1%的token。而对那些ETH份额占很少的用户来说,他们如果知道市场上有大户,他们也会争先恐后的去卖自己的token,那对大户来说就没有动力去占有大量的ETH贡献份额了。

当然,这套模式还有一些问题

1、最后这个交易市场到底会怎样取得一个平衡?如果平衡存在的话。会不会出现没人敢往合约里打ETH的情况,因为大家都害怕别人会先把token卖出?

2、人们如果对空投币有信心,一旦贡献时间到期,激励机制会不会改变?像 Aztec protocol 那样。

3、在技术实现方面,怎么把「uniswap上 XYZ/ETH 交易对的占有份额」和「用户往智能合约上打ETH的贡献份额」映射起来,可能是个问题。有一种解决方法是:把这个智能合约变成一个DAO,让DAO代表所有贡献用户去和uniswap交互。用户往智能合约上打ETH的时候会自动获得等比例的DAO股份。这样的话,用户就要通过DAO做一些治理,包括做一些流动性和手续费的管理。

4、这种模式的法律监管应该怎么做?当然了,请一定不要把这篇文章拿去当作法律建议来尝试!作者可不是律师。

这当然还是非常粗糙的一个想法。不过这个想法还是很值得分享出去,希望能听到一些业内朋友的想法。

V神提出的模式

V神更早之前也提出了一个想法,叫做DAICO,通过结合 DAO并降低机制的复杂性和ico的风险,被称为更好的 ICO。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点这里了解

最后

你认为真正有价值的合理且有效的token distribution模式应该是什么样的?

欢迎分享你的看法。

(完)

References

[1] Merkle mine: https://forum.livepeer.org/t/introducing-the-merklemine/204
[2] 空投模式: https://multicoin.capital/2018/11/09/new-models-for-token-distribution/
[3] Livepeer: https://livepeer.org/
[4] 宣布: https://medium.com/@petkanics/introducing-livepeer-a-decentralized-live-video-broadcast-platform-and-crypto-token-protocol-7eb4b1de47e [5] lockdrop: https://medium.com/commonwealth-labs/whats-in-a-lockdrop-194218a180ca
[6] uniswap交易所: https://ethfans.org/posts/uniswap-a-unique-exchange。
[7] token分发新模型: https://multicoin.capital/2018/11/09/new-models-for-token-distribution/
[8] 流动性空投: https://tokeneconomy.co/liquid-airdrops-6df03114e172
[9] livepeer github: https://github.com/livepeer/minecraft


专业贴膜。
写了 251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预言家周报#11:19年不会有币价暴涨,但是肯定能实现很多小目标
DAO以及帮助建立DAO的Aragon项目
Game of Blocks:像下棋一样交易土地
信任最小化的治理代币
从火热的Grin说开去:P2P的电子现金是不是伪命题?
区块链,一种非常特殊的分布式数据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