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栗
签名这里我没什么想说的
写了 2 篇文章
中心化四骑士:守门人,执法者,架构师和牟利者
发表于 2018-12-19 12:46:39
作为加密网络最重要的特质,“去中心化”一词被广泛使用,当人们在描述加密网络的“去中心化”时,普遍会提到挖矿、数据不可篡改等属性,但作者认为加密网络的“去中心化”最重要的含义是权力的去中心化。

本文从权力分配角度,重新定义了加密网络的去中心化。提出在网络中心化过程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四种权力,并对加密网络中这四种权力的分配现状进行了相应分析。

对于评估加密网络的去中心化程度,这篇文章给我们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思考方向。


一、“去中心化”最重要的含义是什么

当我们说加密网络的“去中心化”时,我们在说什么。Twitter搜索结果告诉我们,“去中心化”与其中运行的计算机数量、保持其安全性的矿工数量及各自的算力,或者他们在地理上的分散程度有关。以上提及的概念确实与“去中心化”有关,但与其真正的定义相去甚远。

去年,Vitalik建议用“去中心化”描述加密网络的三个方面:

(1)物理架构

(2)数据逻辑模型

(3)权力结构

我认为只有描述第三个方面时,这个词才是适用的。大多数人在表达对一个网络“过于中心化”的担忧时,就是指这个方面。权力结构触及了加密网络的核心,加密网络之所以价值巨大,就是因为它给出了权力去中心化的新机制。

Vitalik提及的另外两个方面也很重要。但是,已经有更好的计算机科学术语来描述它们。“冗余”和“容错”更好地描述了Vitalik所谓的“物理架构的去中心化”,“ 统一 ”也比“中心化”更适合讨论区块链的数据模型。因此,让我们聚焦一下我们对“去中心化”的定义——它就是用来形容权力控制的。

本着这种精神,我提出以下定义:

去中心化描述了一个分布式网络中权力控制的程度,这个网络通过大量独立参与者形成的代表来实现。

其中“大量”,“独立”和“代表”是关键词:

当然,这个定义是理想化的。没有完美的去中心化,我们不可避免的会权衡折中,用不同的方法去实现它。尽管这些做法使“去中心化”的概念变得复杂,更不用说权力的等级制度经常被隐藏,很难量化(尽管已经取得了很好的进展),“去中心化”仍然是一个有用的概念。


二、什么权力的集中会让网络变得中心化

我们可以通过拆解“去中心化”的适用场景来具象化这一概念。通常,人们在网络上可以行使四种不同的权力,每一种都能让网络变得中心化。我们称他们为中心化的四骑士。

网络的“守门人”是控制访问的哨兵,有权决定谁可以参与网络。这里“参与”一词是指,用户使用网络,贡献并获得报酬(例如作为矿工或验证者),或与网络进行其他交互。理想情况下,完全去中心化的加密网络没有“守门人”,或者换句话说,它应该是无需授权和抵制审查的。然而,完全消除“守门人”是不现实的,我们来看一些例子。

像Facebook这样完全中心化的网络显然有一个单一且全能的“守门人” ——就是它自己,对于谁可以参与其中,它有绝对的控制权。加密网络中“守门人”的存在往往更加微妙。例如,某些网络似乎是去中心化的,但实际上依赖于一种有控制权的列表(称为白名单),它来决定谁可以参与。是否在列表中可能完全会决定你是用户还是矿工。如果白名单在某一个组织或个人的控制之下,那么这个网络就有一个中心化的“守门人”。

基于工作证明(PoW)的加密网络,例如比特币和以太坊,他们没有“守门人”。理论上,任何人都可以在无需授权的情况下参与。但是,如果网络中的算力集中在少数矿工手中,那么该群体就可以开始排除来自某些用户甚至来自其他矿工整个区块的交易。同样,控制芯片生产的硬件制造商,同样可以成为“守门人”。在这方面,权益证明(PoS)网络比PoW有优势,因为验证者不需要特殊硬件,但如果网络中的大多数利益由少数验证者控制,它们也更容易受到审查。

最后,无论是PoW还是PoS加密网络,将它们连接到现实世界的交易所和其他终端也同样不同程度的行使着“守门人”的权力。

如你所想,网络中的执行者负责执行规则。他们是实际运行代码的人,而这些代码保证了网络的运转。在大多数情况下,他们的工作是由经济激励驱动的。例如,PoW加密网络中的矿工获得区块奖励和验证交易的费用,同时为网络贡献算力。执行者所拥有的权力是大多数人在谈论矿工集中化或共识集中化所提及的。

理想情况下,在网络中执行者可以行使的权力严格限于执行协议规则。如果执法权力是去中心化的(根据我们上面的定义),那么独立的执行者之间是相互抑制的(竞争的)。但是,如果太多的这种权力集中在少数人的手中(即中心化),执行者就可以开始偏离规则,或者在极端情况下,完全打破规则(例如双花攻击)。

守门员和执行者通常是同一个,但有些情况下他们不是。例如,由白名单控制的加密网络可能只有一个“守门人”(控制白名单的人),但有许多执行者(包括在白名单中的那些)。

网络架构师是有权改变其规则的人,他们是影响网络治理的人。他们的存在以及正直对于网络的发展至关重要。“架构师”有时直接通过决定网络协议代码库的改动更新行使手中的权力,或在链上治理时用他们的Token投票,再者可以通过他们在社区中的影响力间接行使权力。

架构师所拥有的是最重要的权力,因为它可以通过很多方法轻易地转化为其他类型的权力。与其他权力模式一样,重要的是架构师之间要互相制衡,并让他们代表网络中其他每一个人。

网络中的牟利者就是那些从规则中获利的人。这种获利可能是他们有权获得网络首次发行Token的某些比例,或者在某些情况下,有权获得一小部分之后铸造的Token(称为“创始人的奖励”)。

这种权力往往通过财富间接地表现出来,财富让牟利者可以对其他三种权力施加影响。牟利者还在加密资产交易市场上拥有一定程度的权力,因为他们往往可以影响市场。而且,在链上治理时,牟利者也可能很容易成为“架构师”。


三、明确网络权力类型的意义

毫无疑问,任何强大的网络都在行使这四种权力的某种组合。任何绝对的某种权力都可能转化为其他三种权力。因此,每种权力都必须去中心化,从而让整个网络去中心化。

最后,在考虑权力的去中心化时,下面这个问题很关键:

为了确保自己和一个网络的交互是公平的,你不得不相信谁?

从加密运动最基本的愿景来看,这个问题的答案应该是不存在这样一个人。也就是说,网络应该以完全“无需信任”和自我监管的方式运作。然而在实践中,没有完美的权力去中心化,总会有人在某个地方拥有稍大一点的权力,但我们不得不信任他,至少在一定程度上。

有一点很清楚,去中心化是一个高维度的概念。对我们来说,重要的是找到一种方法,用来厘清网络中的各种权力。这种方法应该清晰地定义信任假设,从而帮助我们构建更好的加密网络。



本文翻译改编自“The Four Horsemen of Centralization”

原文链接:https://outlast.me/four-horsemen-of-centralization/

作者:Ali Yahya




签名这里我没什么想说的
写了 2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如果采用TCR投票机制,凡凡们会不会更Skr ?
Cent,一个去中心化的知乎,但它的野心远不止于“问答”
我身在历史何处「DAY ONE」
走!去第三世界建银行
第一批“业余”Dapp开发者已经挣到钱了
开源软件的回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