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ric
专业贴膜。
写了 180 篇文章
我们正站在1994年前的黑夜里
发表于 2018-12-03 20:14:31

今天我在整理石墨文档里的文章,想把以前一些旧的没用的删掉。

然后突然发现有一篇叫《我们正在1994年前的黑夜里》的草稿。

我对这篇文章已经完全没印象了。点开来看,很有意思,是2015年11月3日写的,而且写的主题竟然是——区块链。

这显然是一篇还没有来得及写完的文章。

从残留下来的文字段落来看,那时的我,似乎试图想在文章里描述一个区块链技术宏大的、可能的未来,即「作为下一代互联网计算平台」,因此在题目里把区块链技术比喻成「1994年的互联网」。

我把这篇不成形的文章贴出来,如果感兴趣的话,你可以先读读看。如果你只想看我回看这篇文章的感想,可以直接跳到文章最后面。

——————————————————————————

未完成的草稿原文

能见证历史是幸运的。但大多数的人,对那些未来变化前出现的征兆往往是没有感知能力的。也许某一个你不在意的时刻,日后就会成为历史中重要的一个节点。但问题是——你并不知道这个节点和时刻究竟是什么。

而在互联网圈子里工作,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你能随时见到这种征兆。信息的加速流动让新变化的周期减短,更迭频率加大,像Google这种屹立超过10年的老公司已经非常少见了。今天的互联网已经把网络效应从信息维度下沉到了具体的服务上。它在入微入毫的改造我们的生活,而且这种改造的空间正变得越来越小。

智能手机的发展带来了一波底层技术的变革,这波新技术的红利目前已经到了消耗在改造传统行业的道路上——金融、零售、农业、保险,这些“古老”的行业都涌进了一批创业者,剩下可挖掘的空间正在变小。

因此,开始思考未来能带来新变革的技术或许就是件必要的事情了。虚拟现实在这方面被人给予厚望,它有可能成为未来的另一种“智能手机”,从管道和交互上改变很多内容的呈现方式。但如果我们把视角放大,互联网本质上是一套基于通讯协议的新技术,想要寻找下一波重构互联网的新技术,可能要从最底层的基础协议入手。

区块链技术很有可能开启重构互联网基础协议的一个新纪元。抛开比特币此前带来的先入为主的不良印象,这是一种我们应该持续关注并报以热烈期待的新技术。比特币仅仅只是以区块链技术为主的一个应用,区块链上能够发挥的效应远不止于此。

不妨先来看看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影响。互联网这套基础协议至今给予了我们三项最本质的贡献:信息的传播、数据的储存和运算能力的共享。

互联网让信息传播速度加快,改变了信息不对称的局面,同时在IM和社交上取得了不小的进步,诞生的巨头公司包括facebook、微信等;数据的存储则让人们量化世界的标准得以存留在互联网上,供别人检索进行二次利用,诞生的巨头公司包括维基百科等;运算能力的共享,则体现在了云服务上,集群式和分布式的算力资源共享让各种第三方服务能够繁盛起来。

而在取得目前这些成绩后,这三个方面下一阶段的发展趋势或许会是这样:

信息:从平等到自由

互联网做到的最直观的事情,首先是让我们在信息面前实现人人平等的概念。今天企图以信息不对称来产生壁垒的行业都将被互联网重构。然后在打破信息不对称的同时让信息以最快的方式流通并运转起来。

在效率之后,人们将会注重信息的安全性和信息的自由。

但平等还不够,信息的下一步是自由——完全的自由,不受任何外界因素干扰。所以,信息一定是去中心化的。他由社区所有的人生产,没有一个中间的控制方能干涉这种信息的生产、传播和流动。

随着计算能力的充分增加,我们对信息的需求已经不仅是快,而是更好更安全。但是在过去,绝大部分的系统设计都是按照越快实现功能越好的要求来设计的。因为对于过去大多数应用而言,先要实现信息交互的功能才是最重要的。而当人们在互联网上已经有了足够的应用时,就会提供更高的需求。而区块链技术就是顺应这样的要求而出现的。

举一个典型的例子,BitMessage,这是一个实现类似于电子邮件系统的区块链应用。对于过去传统模型,无论是电子邮件还是其他信息传输系统,总是以快捷为最主要的需求,要求点对点的发送,在点和点之间寻求最短的路径。但是这也很容易让别人追查是谁发给谁,从美国斯诺登事件中披露的信息来看,无论你如何加密信件内容,其实国安局更感兴趣的是发送给谁,而不一定是内容。

但BitMessage的设计思路和传统电子邮件的系统就完全不一样,它在发送一份邮件时,会发送给网络系统中每一个人,每个人都会尝试解密内容,但只有真正有着私钥的人才能解开。
这对于过去的软件工程师来说是不可想象的方式,如此浪费计算力和带宽,如此“奢侈”的方式是不是太浪费了。不,因为现在的网络和计算力已经到达允许这种“浪费”了,因为我们的需求已经从温饱上升到“小康”阶段。

数据:从云端到永久

物联网。数据是其他人的。

算力:从稳定的集群到灵活的分散


区块链是。。。

先来看看整个互联网发展的过程。

简单点来说,互联网起源于冷战。最早美国国防部出于对苏联核武器的忌惮,决定把一个集中的军事指挥中心改造成分散的指挥系统。这样当部分指挥点被摧毁后其它点仍能正常工作,而这些分散的点又能通过某种形式的通讯网取得联系。于是,最早的ARPAnet网络诞生了。当时,这个网络上只联结了4台美国军事及研究用电脑主机。

到了1983年,ARPA和美国国防部通信局成功研制了用于异构网络的TCP/IP协议。这个协议后来被美国的一所大学拿去当作了自己BSD UNIX的一部分。这所大学尔后又在 5 个科研教育服务超级电脑中心的基础上建立了NSFnet广域网。很多大学、政府研究机构和私营研究机构跟着也开始把自己的局域网并入NSFnet。

尔后,NSFnet逐步替代了ARPAnet。但由于这个网络背后最大的老板是美国政府和研究机构,这些机构对接入工商企业没有兴趣,互联网商业化的道路迟迟没有进展。转折出现在Internet商业化服务提供商的出现。美国三家公司组成"商用Internet协会",宣布用户可以把它们的Internet子网用于任何的商业用途。商业机构踏入Internet马上发掘出了通讯、资料检索、客户服务等方面的巨大潜力。Internet开始有了全球信息高速公路的雏形。

杀手应用



















结尾

在这些新的变化和更替面前,即使你仍然无法确定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对的,你也能够在一种期待的心情中迎接每件新生的事物。今天,我们或许就站在这样一种时刻里。作为需要最先敏锐捕捉到未来变化的媒体人,我同样选择用期待的心情去迎接乃至拥抱这项事物。

——————————————————————————

我的反思

在2015年11月,“区块链”在36氪编辑部内部只是一个非常小众的领域,应该只有我和leon关注过这个领域——而且其实我们也只是“顺便”看看而已,并没有花费太多时间去真正了解这个行业。我们可能在忙着报道VR、硬件或是其他的一些什么。

3年前的我似乎对区块链是下一代计算平台深信不疑——至少是激动不已,尽管也所知甚少——但在文章里,那时的我好像试图从「信息、数据和算力」三个方面的发展趋势来解释我自己的这个判断:信息应该更自由、数据应该属于自己、算力应该成为公共基础设施,等等。我现在只能大概这样揣测2015年11月3日那天想写这篇文章的思路。

回看这篇不成形的草稿文章,我发现了一些很有意思的东西,比如在「杀手应用」那一栏里,我留下了一大段空白,似乎不知道要写些什么。

没想到3年后,这段空白依然空白。

这篇穿过3年历史的草稿,现在回看,让我学会了这么几个教训:

  1. 当时比特币的价格是250美元,虽然我非常看好区块链技术,但那时的我竟然从未有过买币的念头。现在回想原因,可能是因为当时我确实太穷了,没钱,也可能是,我似乎天生就对这种金融投资的事情“不够好奇”。
  2. 我特意去查了下,在写下那篇草稿的6天后,以太坊就举办了第一次DEVCON。但我当时完全没听说过以太坊。可能是因为当时这个领域并不够“热”,我想我因此没有正经的理由和动力去说服自己更深入的了解这个行业。
  3. 在2015年6月,小蚁就已经成为了中国国内首个面向全球的ICO项目。当然,那时的我同样完全没听说过ICO这个东西。

当然最重要的教训其实是:

要尽量把文章写完

在打算写那篇文章的那一天,可能也是我至今为止离人生投资发财机会最近的一刻。如果当时我坚持把文章写出来,也许我会因此去查很多资料,然后了解以太坊、ICO等等。。。当然,这些都是后话了。

以及,另外一个教训:

不要试图把文章写得多好,“完成”才是更重要的

这篇文章之所以没能完成,应该是当时的我希望把它写得很好,所以一直放着,导致最后完全忘记,弃写。其实一篇未完成的文章能够保留3年,然后让未来的我看到,想想也挺神奇的。我们应当尽可能多的记录下自己的想法,不用管文章写得好不好、对不对,因为许多文章3年后来看,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仅仅只是记录,就会很棒了。

回头看,3年前动笔的那一刻,我写下的第一段话,竟然完美地在我自己身上立了flag:

能见证历史是幸运的。但大多数的人,对那些未来变化前出现的征兆往往是没有感知能力的。也许某一个你不在意的时刻,日后就会成为历史中重要的一个节点。但问题是——你并不知道这个节点和时刻究竟是什么。

当时的我也并不知道,这个时刻对自己究竟意味着什么啊。

不过唯一另外欣慰的是,我同样也在结尾写了这样一句话:

作为需要最先敏锐捕捉到未来变化的媒体人,我同样选择用期待的心情去迎接乃至拥抱这项事物。

这种「期待的心情」至今没变。我想也是非常幸运的事情了。


专业贴膜。
写了 180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随意生长的科技树「DAY ONE」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虚拟国家的全民公投”,是怎样把以太坊从鬼门关拉回来的? | 亲历者自述The Dao的回忆
互操作性:区块链如何走出“孤岛”?
“她在肯尼亚用加密货币买西红柿”
从Facebook的点赞按钮说起:为什么我对比特币的闪电网络感兴趣
让公共事件不再被遗忘:通过“智能合约”配置你未来的注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