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ric
专业贴膜。
写了 226 篇文章
再谈哈伯格税:极端的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没准是同一个东西
发表于 2018-12-11 12:04:58
导语:税收和货币一样,都是那种对每个人的日常生活影响深远,但是少有人停下来想想“它到底是啥”的事物。感谢区块链,它的诞生让更多人去思考这类问题,继而创造更好的方案。

“哈伯格税”就是一例。这个有趣的经济学概念,因为Vitalik的介绍流行了起来,区块链领域也开始有更多关于这种新的税收机制的讨论。橙皮书最早翻译了哈伯格税相关的一些文章,碰巧我们的老朋友任鑫对这个话题也很感兴趣,有天我们突然决定做一期对话节目,聊聊这个非常冷僻、但又很有想象力的话题。

这次对话的内容,从哈伯格税的基本原理,到去中心化组织的治理机制,竟然聊出了一些意外有趣的结论。以下是这期对话的文字实录,内容有所删减。

税收也可以像市场一样,提高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效率

橙皮书:我们先从简单的事情开始聊吧,普通人如果不在税务系统或者自己开公司,应该对税收了解不太多。第一个问题是,现有的税都有哪几种,它们又是怎么设计出来的呢?

任鑫:从我不专业眼光看,现有的税大概就两种吧,(1、因为你得到或者拥有有一个东西而交税。(2、因为你流转了一个东西而交税。这些税也会起到两种不同的作用:

1、政府收入的来源之一。另外两种来源是国有企业和超发货币。这个收入来源使得政府有能力搞公地领域,比如修医院、修路。

2、平衡和调整财富分配。所以税收是阶梯状的,富人要交的税会更多一些。

但我们今天要聊的「哈伯格税」,其实跟这些税都完全没有关系。

哈伯格税的作用很奇怪,它关注的重点其实是——如何提高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效率。

橙皮书:有点像市场的作用?

任鑫:应该说是一个非常“激进”的市场。

我们现在社会上可能有99%的资源,其实都没有进入市场,那为了提高整个社会的资源配置效率,就需要:

1、让资源进入到市场。

2、让资源在市场上流转到合适的人手上。

哈伯格税具体是怎么做的呢?

它有两条规则:

1、你需要为你拥有的资源提交一个自己的估价,然后根据这个估价的大小,要交相应的税。

比如你有一座房子,你给自己这套房子估价100万,那为了一直拥有这套房子,你每年都需要交一部分税,比如说1%的税。

2、任何人都可以根据你自己定的估价,强行达成交易。只要出价高于估价,对方就可以把你的资源买走,不需要你同意。

因为第一条规则,有的人为了少交税,肯定会把价格往低了去报,对吧,但因为有第二条规则,如果你自己定的估价太低,别人看上这套房子,直接多加一点点钱就可以把房子买走。所以拥有这套房子的人,最合理的策略还是提交一个最符合自己心里认同的估值。

综合这两条规则,每个人的资产首先都会流入到市场中,然后在估值和税收的博弈下,这个资产最终会流向最认可它的价值的人。

这个设计真的是挺牛逼的。

橙皮书:你刚才说我们有99%的资产没有进入到市场里,这个我还挺惊讶的。这样的资产有哪些?

任鑫:比如说你家里闲置的照相机、面包机。你可能拥有这些东西,但从来没用过。但你太懒了也不想拿到市场上卖。

再比如说,你在老家里有一块地,那块地长期没有人管,上面什么东西都没种,那对整个社会这就是闲置的资源。对社会来说,把这块地转给愿意打理的人,在上面种点白菜,那也是一种产出啊。但因为你自己没空,就没把地拿到市场上卖。

橙皮书:像这些东西,是不是大家会默认需要一直持有它,但如果我不需要它了,其实应该马上拿出去卖?

任鑫:我们拥有资产,其实是默认我们拥有「把这个资产空置」的权利。但对整个社会总的产值来说,资产空置了就是一种浪费。为什么人类社会要花费那么多的人力物力来生产商品,然后这些商品很多都闲置在那,没有人用呢?

而且更糟糕的是,我们拥有一个东西,不止会让它闲置,还有可能会瞎报价。比如我家那块地,如果旁边马上要修马路了,我卖这块地的时候可能就会报一个超高的价格,我其实不是在考虑这块地对我自己有多少价值,而是在想怎么让这块地卖出更多的油水。这样我就会占有很大的垄断收益,反正我给自己的资产瞎报价是没有成本的。

而通常我们会认为,竞争比垄断要来得好。这些闲置的商品其实也是需要竞争的。所以提出了哈伯格税的这两个学者,他们就发表了一篇论文,题目叫《产权只是另一种形式的垄断》,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极端的共产主义和极端的资本主义,没准能统一在哈伯格税里

橙皮书:所以哈伯格税是让资源能够流转到更合适的人手上,提高整个社会资源的配置效率。但是它的代价,其实是牺牲了一部分的投资效率。比如低买高卖的投资在这种机制下就不太可能存在了。

任鑫:没错。我觉得这个机制设计得非常酷炫,但可能比较难落地。我们也许需要挑一些特定的领域,去看这个领域下,是配置效率比较重要,还是投资效率比较重要。

如果一个资源落到不同的人手里差别会很大,那可能可以牺牲一部分的投资效率,用哈伯格税的机制。但如果是开采埋在地底下的矿、石油,需要前期长时间的投资,那投资效率会更重要。

橙皮书:这让我想到2014年的时候,共享经济的概念很热。当时我想到一个事情,如果运输的成本变得很低,Uber这种调动机制可以让我们真的不再拥有物品,比如电钻这种东西就可以通过无人机来运送,谁要用租一下就好了,但它只适合可移动的物件。哈伯格税好像更适合那些固定的、价格比较高的大宗资源,比如房子。

任鑫:没错,固定的大宗资源会好一点。不然像手机这种小东西,让你时时刻刻都要去报价的话,人脑子的带宽是有限的,这样运行负担会很大。

另外我觉得还有一些东西会比较合适,就是那些被人类创造出来的虚拟概念——比如专利、域名、频谱。这些东西是更讲究配置效率的,而且把它“哈伯格化”还可以有一个作用是防止恶意攻击。比如,专利现在其实已经变成了一个商业公司之间拿来互相攻击的工具,那为了降低这种恶意攻击的成本,就需要增加持有专利的成本。哈伯格税就能派上用场。

而且,其实我们还可以有一种「反向的哈伯格税」。如果这个世界上所有东西都可移动了,无人机很流行,人人都加入共享经济,那没有加入共享经济的人就被反向收税了。因为别人通过共享赚钱,你少赚了这部分钱,就等于多交了税。

哈伯格税其实也是一个流通的产物。

如果是公有制的话,就不存在哈伯格税这个东西了。古代所有东西都是皇帝的,那皇帝每年把东西重新拿来分就好了,或者把这些东西按年来拍卖,谁给的租金高我就把东西租给他。只有当社会不是公有制的时候,所有的东西才需要流通。

橙皮书:这样说来中国古代还蛮先进的啊,当时土地不就是这样交租金吗?

任鑫:我觉得你之前那篇文章里举的piexl master的例子还挺有意思的。之前的玩法是你买一个像素,然后别人再买的时候要加30%价格。现在用哈伯格税的机制来玩,你给自己的像素报一个价格,然后要持有就必须缴税,别人可以以高于你的价格把你的像素买走。这样买卖双方就没有信息差了,像素也许能更快流通起来。

橙皮书:这个很有意思,因为其实像素的买卖本身就是没有信息差的?这个格子本来就没有价值,买方其实没有掌握更多信息?

任鑫:看起来是这样,但你可以说这个格子对你真的很有价值,你拥有一个权利是「你可以不卖」,等于占有了这个定价的先机。现在用哈伯格税的方法把所有信息都公开了,买方和卖方之间没有试探的成本了,交易就会更多的发生。那我认为,只要交易更多的发生了,对社会总的价值就增长了。

当然,老的资产要这样改太难了。也许新出现的资产改成哈伯格税的方式会比较容易。

橙皮书:EOS的ram也挺适合哈伯格税的。因为它跟土地差不多,ram不是经常被投机者炒到开发者都用不起了吗,但对整个生态来说,让开发者真正用ram来创造更多的DAPP,才会创造更多的价值。这里面配置效率,看起来是比投资效率更重要的。

任鑫:没错。其实我当时第一次看到哈伯格税的时候,我觉得特别牛逼的地方就是,它突破了我们很多思维的框架。它把我们脑子里的条条框框打破了。我们很容易被脑子里的概念困住。

就像我在看英国工业革命的书的时候,我觉得人类可以通过一个想法,发展出一个观念,然后这个观念还能变成一个像土地一样的资产,可以进行交易——这件事实在太神奇了。专利的诞生就是这样的。有了专利的概念,我觉得蒸汽机就一定会被发明出来,无非是发明的时间早一点晚一点,是被这个瓦特还是那个瓦特发明出来。

橙皮书:专利确实是发明了一个新概念。哈伯格税算不算也是创造了一个新概念?

任鑫:我觉得算是吧,或者说它混搭出一种概念。以前我们可能会认为,公有制和市场经济是两个极端,彼此是水和火的关系,二者不能兼容。但是发明了哈伯格税这个概念,我们会发现,原来极端的公有制和极端的市场经济,二者竟然是同一个东西!这太神奇了。

橙皮书:极端的公有制+极端的市场经济 = 激进市场。有点像本来是一条线段的两个端点,最后被我们圈了起来,两个端点合一,成了一个环形。

任鑫:我当时就是从橙皮书上面看到这个概念的,然后觉得好开脑洞啊。区块链好玩的地方也在这里。

如果加入一家公司也要交哈伯格税,你还会加入么?

橙皮书:之前我们还想过一个哈伯格税的应用,结合TCR机制(token curated register)的社区。比如你想加入一个圈子,你就需要用哈伯格税给自己接入这个圈子的权限报价,然后根据报价交税,这些税可以拿来作为社区的公共基金。如果你觉得这个圈子对你没什么用,别人就可以从你手上买来这个接入权限。当然,这个要求能加入圈子的总人数是固定的,有一定稀缺性。

任鑫:对。其实很多组织都可以这样。橙皮书自己也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寻找更多真的看好你们的志愿者啊。

橙皮书:那员工加入一个公司,这个公司是不是...也可以找他收税?(笑

任鑫:哈哈,好像是的。感觉我们瞬间变成了贪婪的资本家了(笑

橙皮书:因为我之前看到过一个例子,有家公司特别牛逼,它招人进来后会跟你说,如果你愿意离职的话,我就给你一万块钱。通过这种方式来找到那些真的愿意加入公司的人。

任鑫:这个例子我也看过。用哈伯格税去做公司的治理好像挺有意思的。我们来瞎想一下:

假设你运营着一家公司,用哈伯格税这套方法,你可以给来应聘的员工发一个非同质化的token,然后跟他说,这个token本来要一万块的,但我现在免费给你,你拿了这个token也是公司的股东了。

员工肯定会很高兴啊,但是他拿了这个token才发现,原来我还要给你交税啊。。。哈哈。但如果我对这个公司没兴趣了,整天混吃等死不干活,你本来不太好开除我,但你现在可以直接把这个token买回来,或者把这个token转让给更想加入这个公司的新人。

这样一来好像是一举三得的结果:

1、公司有了员工的一笔税收,可以拿来做公司的基金,组织团建活动等等。

2、员工有了一个代表公司权益的token,他成了公司的股东。如果不想继续呆在这个公司了,这个股东权益可以卖给其他人,然后就能拍拍屁股走人了。好像也挺乐意的。

3、愿意持有公司token的,是真正看好公司发展的人,公司的组织是一个更紧密的利益共同体,对公司的发展也是好的。

想想好像还真的挺好的,哈哈。

橙皮书:以前我们写过一篇文章叫《token是人之间的超链接》,大概的意思是以后会出现越来越多的组织,你可以随时加入,随时退出,动态的和别人成为利益共同体。但其实拥有某个组织的token,并不像交税这么有约束力。有点像:从「股份」进化到了「token」,「token」又进化到「哈伯格税」。

任鑫:诶,这个说法有点意思。

橙皮书:核心其实是要提高配置效率。单纯持有token,并不能约束你真的为组织做出贡献。但哈伯格税让你的持有增加成本,不再是一买一卖,每个人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股东了。通常我们说投资有两种方式,一种是我用钱来投资你,一种是我用时间投资你。如果说生命是向死亡交税的话,那这个就是……

任鑫:有点哲学了。不对,是太哲学了!哈哈

橙皮书:(笑)其实意思就是说,我的生命就这么长。我选择做什么事情上,其实就是在交税。因为我需要花时间去做事,生命有限,这些时间是不可再生的投资。所以你总是会把自己的时间,留给你最喜欢做的事情。

任鑫:没错。我想到之前看的另一本书,叫《公司的本质》。里面提到了一个角度是我之前没想过的:公司如果是一台效率机器,那么公司内部人事的决定权也应该交给市场。很多职位其实让那些不用加入公司的人负责是最好的,因为这样这个职位永远都是活水,反而能找到最合适担任这个职位的人。如果橙皮书底下有一个员工是日语专业的,那你们可能为了让这个员工每天有活干,就要去搞日语的文章。当你手里有锤子的时候,看啥都是钉子。

这方面我见过的一个最牛逼的案例是netflix。我们都知道很多公司都会去外部办竞赛,比如去大学里面搞个程序设计大赛来招揽人才。netflix有一次也办了一个大赛,让所有工程师为它设计视频推荐的算法,然后给最终胜出的人一笔奖金,获得这个最好的算法——但最牛逼的地方是,netflix最后竟然选择不用这个算法。你想想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你是让公司的技术部门来设计这个算法,最后你敢不用这个算法吗?

橙皮书:所以其实现在很多大公司,已经撬动了很多的外部资源来帮助自己发展。如果用哈伯格税+TCR来做一家公司,一个组织,或者一个社区,组织内部的人才也是可以流动起来的。为了找到更好的协作方式,这个流动速度还会加快。

任鑫:也许这才是真正「去中心化的组织」。一切的都可以为了「更高的协作效率」让步,包括员工、人才、股东,甚至是创始人。

(完)

任鑫,币车HIT创始人、要发车CEO、链间实验室联合发起人、GoC Lab成员。GoC Lab 是一个专注于区块链治理模式的探索和创新实践的社群,愿景是在社群的协作基础上,为行业提供治理模式、方法、技术、人才的最佳实践和持续输出。

橙皮书,一个关注区块链产品与技术的中文媒体,致力于为这个行业的建造者提供有启发的优质内容。全职成员是两名在任何可以找到无线网络的地方游荡办公的数字游民,喜欢博客和coding;兼职成员是一群散落在全球各地的橙皮书志愿者(orangefans),在社区内一起翻译国外优质文章




专业贴膜。
写了 226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Nervos:大家都想造出更好的以太坊,但这个方向一开始就错了
探访 AlphaWallet:谁会是区块链时代的“网景浏览器”?
从火热的Grin说开去:P2P的电子现金是不是伪命题?
理论跟随价格,价格追随理论
这个无聊的实验说明,炒币是人类的本能
你好,Orangefans「DAY 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