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tric
欢迎打赏。BTC:1MibfK26s4u8GBLEAsTy82uVEBPBUG4z3F
写了 332 篇文章
马粪与数字游民「DAY ONE」
发表于 2018-06-11 23:04:48

在美剧《硅谷》第五季第五集中,Bloomberg主持人问了pied piper团队一个问题:

你们创造的去中心化的新互联网,跟原本的互联网相比到底有什么不同?你能解释下为什么我们需要关注这个新互联网吗?

团队里的coo 小贾(aka 小天使jared)用了两个字回答:马粪。

在主持人一脸错愕中,小贾是这么解释的:

“1894年伦敦遭遇了一次前所未有的“马粪大危机”。在1890s年代,工业革命促使越来越多的人迁往大城市生活。城市里居住的人越多,马的数量就越多,马的数量越多,马粪当然也就越多。”

当时在伦敦、纽约这些大城市里,最先进的交通工具就是马车。豆瓣上这篇文章提到,以当时的伦敦为例,大约有30万匹马,每天能产生3000吨马粪。当时预言家们宣称:马粪将成为全世界所有城市的噩梦。甚至有纽约资深学者专家预测:到1930年,曼哈顿的马粪将满到人们三楼的窗户。大街上将会盖着厚度达到9英尺的马粪。1889年,各国甚至在纽约专门召开了国际会议,讨论如何解决“马粪问题”,但是然并卵,并没有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

当然——一晃到了20世纪,马粪并没有成为人类的重大问题。甚至已经没有人关心马粪了。为什么呢?

“因为有一种新的技术诞生了,它完全抹除了人们对马粪的担忧——没错,就是汽车!一夜之间,马粪问题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现在的互联网存在许多问题,比如ID盗窃、spam攻击、黑客等等,这些都是马粪。而我们相信一个全新的去中心化的互联网会像汽车那样,消除马粪问题。”

这个桥段一直令我印象深刻。它让我想到,人类的技术发展,总是伴随着技术产生的一系列问题,而每当问题堆积到一定程度后,就又会有新的技术出现,带领全人类轻轻地一跃,灵巧地避开之前所有忧心忡忡的事情。

对技术抱有乐观,是一种多么伟大的力量。它就像“信用”一样。credit。

creadit是全人类所有人都共同相信明天会更好。因为这种盲目乐观,于是我们能在“现在”提前预支“未来”的钱,而最终——明天也真的因此变得更好了起来。

——————

说完19世纪伦敦的马粪问题,再来聊聊21世纪的数字游民。

数字游民的英文叫digital nomad,是指无需办公室等固定工作地点,而是利用技术手段,尤其是无线网络技术完成工作的人。

以前网络时代,都市里流行SOHO,只要有一根网线,很多工作就可以在家里完成,不用再挤车上班,熬点下班。随着移动时代的发展,SOHO已经不算什么了。现在流行的数字游民,只要在无线网络覆盖范围内,想在哪儿办公就在哪儿办公,连家都不用待了。

百科上描述的数字游民的画像是这样:

数字游民们穿着短裤、T恤和凉鞋,在任何可以找到无线网络的地方通过Twitter、Facebook及电邮等即时消息工具与同事联络,有时还会通过iPhone或Skype进行语音联络 [1] 。

其实现在橙皮书就是一群正宗的数字游民。

橙皮书在北京的“全球”总部,全职员工总共有两个半——我、leon(两个),raina(半个)。我们三人之前辗转了不少办公场所。

最早是在wework——这地方其实啥都好,就是太吵了,每天歌单不停洗脑,非常糟心,而且wework遵循着一种非常奇怪的管理文化,如果你在公共空间不小心睡着了打盹了,工作人员就会过来,“和蔼”地把你从梦中突然惊恐地拍醒,仿佛公司里的老板或是hr。于是在wework呆了一个多月,果断跑了。

然后是开始在leon自己的家里办公。他们家刚好租了一个挺大的地方,有小半个客厅可以当作工作室。这里安静方便,按理说没啥问题。但不巧最近他们家隔壁开始装修了……

于是只能再度出走。

这次思来想去,准备流浪北京各大书店空间了。这些店里又有书、又安静,非常适合blogging或者coding。但我们也知道,老是去一家书店占着位置也不好,还挺遭人嫌的,所以我们打算采取游击战术,一周五天,星期一到星期五,每天换一家书店呆,这样大概就不会被人赶走了:)

北京的夏天非常热。这段时间我总是背着一台电脑,带上充电线,一双拖鞋、一个书包,到了一个有空调的地方就坐下来,开始搜索周围的wifi。实在没有就用Wi-Fi万能钥匙冒着风险找找,要是再没有就用数据流量。然后工作。可以说,是能够作为标本的一个典型的数字游民了。因此你在橙皮书博客上看到的这些文章,很有可能,某一篇我们是在中餐厅写完的,下一篇就是在肯德基里构思的。

除了我们两个半的全职员工,橙皮书的Orangefans之前也介绍过了,到现在也有十几个人。这些人分布在天南海北,有在澳洲念书的kyq(她最近翻译了一篇超级赞的文章,里面的嘉宾就是数字游民生活方式设计教父Tim Ferriss)、有在新加坡工作的程序员,也有分布在上海、成都、安徽等全国各地的朋友。在各自私下的生活里,他们彼此是不是数字游民我不太清楚,但——凡是涉及到橙皮书相关的工作,我们都是在线上异步协作,所以至少在橙皮书的语境里,Orangefans的成员都算是数字游民了吧。

有时想想网络挺神奇的,能让我们遇到Orangefans这一群有趣的朋友,如果后面产品成熟了,能让我们借助token的方式,为彼此实现更纯粹的数字游民生活,那就更棒了。

对了,今天我们办公的地方是中信书店。里面的环境非常好。给中信点一个赞。

另外,Orangefans由一群真正对区块链感兴趣的小伙伴组成,如果你也想加入这个社区、与我们一起翻译学习国外优质文章,可以在文章下面评论、或者在微信后台联系我们。

那么,今天的Day One就是这样。

Photo by Rutger Geleijnse on Unsplash


欢迎打赏。BTC:1MibfK26s4u8GBLEAsTy82uVEBPBUG4z3F
写了 332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比特币vs美元:谁有价值支撑?
拍卖理论简介:叛国者是如何拍卖罗马帝国皇位的?
忘掉区块链,好好做增长
公链会是“一个世界,多套系统”么?| 预言家周报#39
Nervos:大家都想造出更好的以太坊,但这个方向一开始就错了
24岁的马化腾花5万块搭了一个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