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on
digital nomad
写了 51 篇文章
EOS创始人BM:关于永久财产权的思考
发表于 2018-06-06 15:21:00

BM在一次和Vitalik的论战中说,我们都希望创造一个更自由的世界,只不过方式不同。仔细读一读这篇文章,也许你会明白BM对EOS的设计。

本文译者为Orangefans社区的朱文杰。Orangefans由一群真正对区块链感兴趣的小伙伴组成,如果你想和我们一起翻译学习国外优质文章,可以在微信后台联系我们。

永久财产权的概念深深的根植在自由论者的社区,或许也是加密货币最大的卖点。在我们生活的世界里,政府常常是无论什么时候,想要什么,就拿取什么。新的法律实施、新的税目、新的条例和新的管制,都是对自由的干预。我们从来都不认同这样的现实,我们生来如此。

我在研究通过非暴力的自由市场的方法,来保障所有人的生命、自由、财产和公正的时候,要求自己,质疑一切。甚至是财产权的概念本身。财产权来自哪里?它如何分配?什么情况下可以转移?

财产权是一种想法,“它属于我”;但是,想法仅仅是想法,不是普遍的共识。当两个人产生争议时,财产权的定义和分配就成为冲突的焦点。争议双方不可能同时都是对的。

当两个人同时到达一个岛屿,他们都声称岛屿属于自己。谁拥有这个岛屿?如何分割?能客观地确定谁对谁错吗?这种情况下,只有两种结果,妥协与和平,或者,冲突与战争。如果任何一方,在战争中处于较有利形势,双方的和平与战争都会更好,结果将是和平。

财产权起源于,这个岛屿是一个和平的协议,双方一致同意,“这是我的”,“那是你的”。只要双方维持约定,和平就会持续。只要任何一方发现“战争”是更好的选择,所有的财产权都会打破,必须重新谈判产生新的和平协议。

你会得到这样的结论:财产权不是天然绝对的,也不是永久的。财产权永远取决于谈判,并且只能在没有任何一方变得极端或极强的情况下维持下去。通常来说,一个挨饿的人,并不关心一个富人对自己极大丰富的食物的权利主张。同样,一个强大的人,除了同情之外,也不会跟一个软弱的人谈判。

当民众相互协作,比少数的富人强大的多。 只要富人能维持民众的共识,就能维持他们的特权。只要民众能得到他们的生活必需品,认为规则是公平的,他们通常就会满意。换句话说,只要战争的代价高于民众希望实现的利益,他们就会受到不公平的对待。不公平继续下去,“战争的代价”,即他们不得不失去的,跟利益相关。最终,当人们再没有什么可失去的时候,社会动荡,财产权重新分配。

这,对区块链社区尝试建立章程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必须小心定义权利和期望。如果我们定义非常僵化的权利,缺乏灵活性可能会导致冲突。另一方面,如果我们没有定义一个可预测的活动场地,那么人们就不会感到安全。任何社区治理体系的目标,都是以实现以下目标的方式,来管理财产权:

  1. 没有人变得强大到能够改变规则
  2. 规则是稳定和可预测的 

  3. 我们认真沟通规则,以避免出现相互冲突的期望 


管理期望的一部分,是明确同意流程和潜在结果。 流程越明确,实施越可预测,每个人越安全。 任何流程都必须平衡,以至于无法系统地被操纵,为不可靠的少数人谋求权利。

任何加入社区的成员,期望他们的权利,是由他们与社区达成的协议以外的其它方式来定义的,会受到挫败。就像有人租房子,然后认为房子变成他们的。当租约结束时,他们被要求搬走,就会不高兴,可能会声称“这是我的房子!”。当你加入一个社区时,你必须准确理解你的权利和期望,否则将来会有冲突。

所以,问题就变成了社区应该如何管理财产权?它们是临时授权,还是永久性的?作为个人,我们想拥有“我们的”东西,我们希望其他人都能够关注自己的事情。我们可以同意一项和平的协议,财产是绝对的,并且能传给后代。这是一套稳定的规则,假定所有财产最初毫无争议地分配,这是非常可预测的。

也就是说,我们还必须有一个纠错系统,纠正通过盗窃或违约的方式做未经授权的转账。该系统必须能够处理主观和模糊的情况。因此,我们事先同意,争议可以通过明确的流程来解决,而且这个流程的结果可能是财产的重新分配。只要流程具有适当的制衡措施,以防止流程被破坏,每个人都是安全的。

这让我们留下了一个边缘案例:被遗弃的财产。就是无法找到财产主的财产。在这种情况下,任何与该财产发生争议的人都可能自动获胜。有人可能与“遗弃”财产的财产主发生争议吗?即使没有人主动提出,所有人都继续尊重这个“财产”,合理吗?被遗弃的财产就像一个资源丰富的邻国,其人口突然消亡。世界其它地区是否“尊重获得失去人口财产的主张”?与死人保持“和平”的依据是什么?主张获得该财产当然不是一场战争。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不回收遗弃财产的唯一原因,是财产的所有人可能在未来出现,发现他的财产权被没收,并宣布战争。这个失踪的所有人出现的概率随着时间流逝而急剧下降。

所以一个社区有三个选择:

  1. 允许资源报废 

  2. 冒合法财产主返回时发生战争的风险 

  3. 根据主动更新,确定财产权 


第一种选择,不必要地拒绝社会其他人享有这些资源的好处。第二种选择,让每个人都不确定,并有战争风险。而最后一种选择,则是让财产主以最低成本,来维持财产权。

实际上,所有三种选择,都有维护财产权的成本,前两种选择是由社区承担维持私有财产权的成本,而最后一种选择,由财产主承担。在我看来,维持私人财产的成本应该由该财产的所有人承担。财产主维护其财产的成本很低,并且是固定的。它只需要保持“说些什么”的能力。社区的机会成本则可能是无限的。

如果财产权是一项和平协议,明智的谈判者会希望保持灵活性,而避免战争风险。一个不明智的谈判者,可能会思考不留余地,并且冒第一次现实不符合他的心智模式就发生战争的风险。

你怎么看呢?


Photo by Asa Rodger on Unsplash



作者:Daniel Larimer 

来源:https://medium.com/@bytemaster/thoughts-on-perpetual-property-rights-b8c7f5bf4221 

翻译:朱文杰






digital nomad
写了 51 篇文章

评论

this comment section is using the amazing decentralized database engine - Gun.db

推荐阅读

反直觉的Algorand:突破“不可能三角”,理想国还是乌托邦?
如果吸引开发者的方式不对,公链做再多市场活动都没用
刘慈欣最新作品《黄金原野》:一场长达19年的太空救援
亚洲区块链众生相:有人搭廉航到韩国倒卖比特币套利,有人想复制下一个暴富机器
变幻莫测的市场,除了用来炒币还能拿来干嘛?
复合型资产崛起:稳定币和STO背后的巨大风险是什么?